商业理性迷路 众筹创业走麦城

 
       

  当创业者手握一个有创意的方案,再加一个动人的故事,通过一个网上平台或许就能说服素不相识的人为你注资。看起来,众筹似乎真的是一条创业捷径。但是在热闹背后,缺乏商业理性的众筹项目,往往是失败的多,成功的少。商报记者从众多创业者中选择了两个典型案例,或许可以引以为鉴。

  当初,几乎只花了3天时间,重庆琢玉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黎强就通过微博把49个股东聚集了起来。但还不到一年,这家通过众筹开起来的土鸡馆就亏损了20多万。黎强不得不以同样的方式宣布失败,2013年12月26日,黎强发了一条题为“致歉书”的微博:经营一年,亏损了,愿意全额退还49个股东的股份3000元/人。

  2013年1月18日,拥有两万多名微博粉丝的黎强发了一条“土鸡和他的朋友们,琢玉土鸡馆合作计划”的长微博。他在微博中倡议:“在外面下馆子吃饭总觉得不放心,不如我们来开个土鸡馆吧,找49个愿意做这件事的朋友。”黎强打算通过众筹的方式,开一家土鸡馆,总投资30万元,合作份额100份,每份价值3000元,他占51份,另外49份出让。

  微博甫一发出,响应者众多。只花了3天的时间,就有49人找到黎强,表示愿意参加这个“游戏”。

  不过,众筹并未能达成初衷。黎强原来预期49个投资者大部分会帮着宣传,土鸡馆的生意也就容易起步,但一年下来,他发现几乎没人关心土鸡馆的生意,以至于前期的产品推广做得很好,但后期没有跟上。“也许他们真的是就当好玩。”黎强无奈地说。

  按照当初的约定,土鸡馆的经营管理权,完全掌握在黎强自己手里,土鸡馆的经营状况,由他每个月向49个股东汇报一次,而且接受质疑、监督。

  因此,黎强把失败的主要原因归结为自己经营不善。“我从一个养鸡的农民变成了成功的企业家,整天晕乎乎的,忘记了公司的专长是养鸡等农产品,餐饮是下游行业,不是我们的专长。”黎强在这条题为“致歉书”的微博中表示,“从选址到人员搭配,从匆匆应对禽流感到盲目扩张两个店,都是不专业的表现,不专业在竞争激烈的社会中注定要交学费。”

  提起众筹的经历,黎强已经不愿多谈。“我不会再众筹了,这种模式似乎并不靠谱。”黎强认为,众筹最重要的作用在于筹集资金和宣传,但是也不能忽略项目本身的质量。

  “众筹可以使自己的项目获得较高的关注度,也可以解决企业经营的资金来源问题,但热闹之后,专业的管理就显得更重要。”重庆《赢在乡村》创业大赛评委、优信金融副总裁李广庆认为,通过微博发起众筹,固然能够吸引眼球,获取资金,但若后续管理跟不上,项目失败的几率很大。

  “资金只是创业的一个要素,对市场的把握程度和管理的专业程度,很大程度决定了企业能够走多远。”李广庆认为,显然,黎强在准备方面是不足的。

  另外,众筹的营销效果没那么神奇。“众筹能吸引更多人走进餐馆”是个伪命题。“我们首先要弄清楚,参与上述众筹的到底是些什么人?目的是什么?如果只是觉得好玩,他一定会去吃吗?”李广庆还强调,大家莫以为餐馆创业很容易,从餐饮定位、门店选址、厨师选择、菜品卖相到客户宣传、客户介绍等等,都大有学问,如果众筹不能为此锦上添花,那么最好别轻易筹资。

  2013年9月,某职业学校的学生王殿斌和另外23名同学一起,凑了47万元“入股老师的婚纱影楼”,梦想着当老板。然而,一年刚过,他们的梦想就破碎了,至今两家影楼一家倒闭,一家被老师转让。然而对于47万元打了水漂的原因,摄影老师邓先生与学生们则有着截然不同的说法。

  去年9月,交了1万多元的学费后,王殿斌到该职校参加摄影班的学习。“摄影班的邓老师说开影楼很赚钱,希望我们入股开公司,自己给自己打工,将来都是老板。”2013年底,8名职校摄影班的学生先加入了邓老师的“创业计划”,开起了一家蓝宝石婚纱影楼。

  “老师后来带着我们到蓝宝石婚纱影楼参观过,而且告诉我们,将来可以开一间规模更大、装修更好的婚纱影楼,每个人都可以当老板。”王殿斌称,他为此辞去了在深圳富士康的工作,其他学员有些也辞了刚刚找到的工作,加入了这个计划。据他介绍,当时又有16人入股,加上先前入股的8人,总共24个人先后入股。“除了有一个学生只交了1万元,其他23个学生都交了2万元。”

  对于投资失败的原因,学员们多把过错归咎到邓老师身上。学员们认为,整个过程都是被老师忽悠了。“从去年9月到今年7月倒闭,我在蓝宝石只拿到了500元生活费,老师说我们都是老板,所以都不领工资,公司包食宿,每个月如果盈利都可以平分。”蓝宝石婚纱影楼的摄影师兰姓学员说,到今年7月,蓝宝石婚纱影楼难以为继,只能倒闭。10月底,新开的影楼又被老师转让了,“47万元都打了水漂,老师转手影楼的钱也不给我们。”

  他们还怀疑邓老师把钱挪用了。王殿斌称,“后来开的那家婚纱影楼,据我们估算,最多花费了10多万,我们都搞不清楚当初的47万元被老师花到哪里去了。”

  而邓先生在接受采访时则表示,他并没有挪用公司入股的一分钱,相反他在公司的投资要比学生们多得多。“经营不下去的原因都在学生那里,个个真把自己当老板,都不愿意干活。”邓先生称,尤其是新开的影楼,都是学员们自己管理经营,他只有一个亲戚做财务管账。“实事求是地说,新开的影楼也不算亏钱,足够维持,但最后,学员们拿走了四部相机,还有学员卖了空调,我只能以2万的价格把影楼转让了。”

  “24名学生与他们老师之间纠纷的焦点在于财务状况的不透明。这就使得投资者权益很难得到保障。”李广庆认为,投资人权益的保护,需要涵盖整个股权众筹过程,其核心在于合规、合法前提下的信息充分披露和投融资双方的充分交流。

  “要保障投资者权益,必须设计保障投资者知情权和话语权的机制,投资人话语权的保障无非通过与筹资项目发起方的沟通以及参与到企业的决策中,良好的沟通渠道,对于投资人来讲至关重要,能够对所关注的问题发出自己的声音。”

  同时,对投资人设定一定门槛,提高投资人对风险认识的能力。“股权投资是一项不确定性高、风险大的业务,对于投资人具有较高的专业要求。众筹融资降低了投融双方的门槛,但囿于现实状况,这一门槛似乎还不宜达到无限低的地步。本案例中的学生资金少、投资经验少,造成的损失其有可能无法承受,从而引发一系列的后续问题。”

      太阳城,澳门太阳城,太阳城娱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