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名职校生“众筹”老板梦碎

 
       

  南都讯 记者寇金明 昨日下午,清溪镇综合治理维稳中心门前,17名职校摄影班学生蹲在路边,看着手中的2万元入股协议,一筹莫展。自去年9月,24名学生凑了47万元,“入股老师的婚纱影楼”,至今两家影楼一家倒闭,一家被老师转让,学生们想当影楼老板的梦想破碎了。而47万元打了水漂的原因,摄影老师邓先生与学生们的说法并不相同。

  “我们去年交了1万多元的学费后,到华清职校参加摄影班的学习。”学生代表王殿斌说,职校在深圳和东莞都有分校,“去年摄影班的邓老师说开影楼很赚钱,希望我们入股开公司,自己给自己打工,将来都是老板,我们陆续有24人交了钱。”王殿斌介绍,除了一名学生只交了1万元,其他23名学生都交了2万元。结果,开始开设的蓝宝石婚纱影楼倒闭了;前两天,现在这家婚纱影楼也已经被邓老师转手给别人,“47万元都打了水漂,老师转手影楼的钱也不给我们。”

  而到综治维稳部门投诉的结果是,“他们说这属于经济纠纷,让我们去法院起诉;之前到派出所报案,也是这样回复我们,但我们现在有些人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怎么去找律师打官司?”

  “现在想想整个过程,感觉就是被老师忽悠了。”据学员们介绍,去年年底,只有8名职校摄影班的学生加入邓老师的“创业计划”,他们在清溪镇大利村开设了一家蓝宝石婚纱影楼。王殿斌说,老师曾带着他们到蓝宝石婚纱影楼参观过,而且告诉学生们,“将来可以开一间规模更大,装修更好的婚纱影楼,每个人都可以当老板。”

  王殿斌称,他为此辞去了在深圳富士康的工作,其他学员有些也辞了刚刚找到的工作,有的还没有学完摄影班的课程,“都加入了当老板的梦想”。邓老师拿着47万元,去年年底,在清溪镇香芒西路开设了一家新的婚纱影楼。

  “从去年9月到今年7月倒闭,我在蓝宝石只拿到了500元生活费。”蓝宝石婚纱影楼的摄影师兰姓学员说,老师说我们都是老板,所以都不领工资,公司包食宿,说每个月如果盈利都可以平分。“兰姓摄影师称,到今年7月,蓝宝石影楼难以为继,只能倒闭,当初入股老师的钱都没了。

  对于学员们入股投资失败的原因,学员们多把损失原因归咎到邓老师身上。“后来开的那家婚纱影楼,据我们估算,最多花费了十多万,我们都搞不清楚当初的47万元被老师花到哪里去了。”王殿斌称。

  而邓先生接受南都记者电话采访时称,他并没有挪用公司入股的一分钱,相反他在公司的投资要比学生们多得多。“经营不下去的原因都在学生那里,个个真把自己当老板,都不愿意干活。”邓先生称,尤其是新开的影楼,都是学员们自己管理经营,除了他的亲戚做财务管账。“实事求是地说,新开的影楼也不算亏钱,足够维持,但最后,学员们拿走了四部相机,还有学员卖了空调,我只能以2万的价格把影楼转让了。”

      太阳城,澳门太阳城,太阳城娱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