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闪的“杀马特”兰博基尼却是这位黑帮大佬的精神寄托

 
       

  前一段时间,“昆山龙哥”这件事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除了故事本身的戏剧性以外,还有一部分原因是纹身和开山刀,这几个元素加在一起,难免让人联想到黑社会。

  事情发生后,有人翻出龙哥早在数年前犯下的斑驳劣迹,网上一片哗然,各种段子层出不穷,好在法院给出的判决是正当防卫,龙哥有意伤人在先,自行车大哥被判无罪,估计这是多数人第一次见到“善恶有报”的真实案例。

  关于黑社会,虽然中国并不承认这个组织的存在,实则混迹于市井当中,众人在谈“黑”色变的同时,这又是一股吸引青少年的亚文化,看过几部《古惑仔》,幻想自己是陈浩南,身边有几个“但求同年同日死”的山鸡,一路打打杀杀,最终成为铜锣湾的揸Fit人。

  在叛逆的年轻人眼中,那个年代讲兄弟情谊,办事讲规矩,黑社会是一段传奇的江湖往事,“错要认,打要企定”(做错要承认,挨打要站直)、“出来行,迟早要还”这几句话更是成为经典口头禅。

  因为普通人接触不到黑社会的生活,于是产生了一定的距离、神秘感和吸引力,我也很好奇,是不是说杀你全家,就要杀你全家,是不是话事人选举、谈合作,都要在茶楼叹茶或打边炉。

  为此,黑社会一直是影视圈长盛不衰的题材,美国有《教父三部曲》,日本有《极恶非道》,香港还有《黑社会》和《无间道》,单拿日本来说,这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承认黑社会合法的国家。

  日本政府的逻辑是,既然我无法铲除黑社会,或者说,即使把一个山口组连根拔起,后面还有住吉会、稻川会各种暴力团,谁又能保证不会出现第二个山口组。

  这样一来,倒不如承认黑社会的合法性,设定一条界限,咱们井水不犯河水,顺便从中收税。原理类似于大禹治水,不修堤坝堵水,干脆修河道引水,用于灌溉农田。

  山口组作为警察厅指定的最大暴力团,在2015年的收入约为97000亿日元,占全日本全年GDP总额的2%,有意思的是,在2011年发生大地震之后,山口组和其他组织的救援队居然比自卫队更早抵达灾区。

  身为一个车迷,看电影之余,视线也离不开汽车。老大哥出门必须要有派头和讲究,绝对不能掉份儿,《极恶非道》中的组长、若头(第二把交椅)和干部,座驾分别是丰田世纪、奔驰S级和日产西玛各种豪华轿车。

  确实是这样,能够坐到最高领导人这个位置,除了用点手段,还必须得服众,那身份肯定是最德高望重的一位,年纪自然也不小,说不定手脚不太利索。再说日本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国家,哪怕领导会开车,也要带个司机,自己半躺在后排上,这样才体现出江湖地位。

  为了第一时间彰显身份,黑社会的车辆也会进一步改装,这便是“VIP风格”的由来,使用夸张的镀铬装饰、电镀轮毂,配合黑色的低趴车身,营造出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后视镜还要挂一个金刚结,Junction Produce和Wald这两家改装厂则是VIP的集大成者,估计也有点黑色背景。

  东京有一位特立独行的中年男子,常年游走于灰色地带,喜欢开兰博基尼,近几年备受汽车界的关注,他便是Shinichi Morohoshi——诸星伸一,玩过《极品飞车19》的人一定知道,他是游戏的第三个Boss,手下的组织称为“诸星一家”。

  这一听就是老江湖了,只有日本早期的黑道,才会把创始人的名字或地名冠上“一家”,比如合田一家和小樱一家,然而诸星一家并不是涉黑组织,仅仅是兰博基尼车友会。

  准确来说,“杀马特”兰博基尼车友会,入会的标准不光是拥有一头蛮牛,还要改成“汽配城”风格,全车布满各种LED灯、爆闪灯和底盘灯,内饰要镶钻,这感觉不是在开车,根本是在“开迪厅”。此外,尾翼和轮毂要大、够闪,车身贴上镜面、豹纹车衣,反正一眼看过去,必须亮瞎别人的双眼。

  性不性能无所谓,但是要装上一根大直排,没有消音器和三元催化器,一脚油门下去,不仅把耳朵震聋,还会“砰砰砰”往外喷火,直接冲击视觉和听觉两大感官。

  讲道理,主流超跑的设计已经趋于完美,稍有一点改动都会影响原车的美感,诸星和这群人干脆把“影响”放到最大,不要美感,就要吸引眼球,我一开始特别反感这种土到掉渣的改装,结果不知道为何,看到这一群爆闪蛮牛游走于街头和环状线,现在也感觉特别炫酷。

  他毫不避讳地说,自己从小是一个不良少年,做尽坏事,打过群架,有几次还给抓去坐监,座右铭还是“不会给任何人、任何事情打败”,无论怎样看,他都是一个中二过度的混混。

  不过在17岁那一年,走在马路上的他听到一声轰鸣,随后一辆黑色的Countach从他眼前经过,从此,他下定决心,总有一天要买兰博基尼。之后当过卡车司机,混迹江湖差点有几次没命,经过多年的奋斗,如今在东京的歌舞伎町开了一家酒吧,在这片满是黑社会的危险区域,他备受各方人士的尊重。

  这么多年以来,他始终认为年轻时,那段当“Bosozoku”(暴走族)在公路上飞驰的时光,让他明白,要永远活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直到实现的一天,至于别人怎么看,那是别人的事。

  即使人到中年,诸星的内心一直存有暴走精神,他把暴走族的元素融入到兰博基尼中,形成一股独特的风格,风靡于日本,如果他没有这种想法,那仅仅是众多兰博基尼车主的一位。

  表面上看,黑帮大佬每天过着潇洒风光的生活,下面有大批人手可以使唤,实际上,日本的经济在进入21世纪之后,迟迟没有好转,帮派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特别是老龄化严重的现象,一名70岁的山口组成员透露,自己身体有病,如果有接班的人,其实想早点引退。

  香港“慈云山十三太保”首领陈慎芝也说到,现在的黑社会跟社团一样,做老大的,还要帮小弟找工作,混黑社会,前景已经不如从前了,然而谁都想走,却谁也走不出去。

  尝尽世间百态的诸星,平日最快乐的娱乐活动正是开兰博基尼,和其他人一起游车河,坐在车内,终于能体验一把年轻时的快感,不必操心道上的人际关系。明天还有生意吗?不知道。明天有谁会背叛?不清楚。明天的这个时候,我还活着吗?也许吧。

  此时此刻,眼前是无尽的道路,耳边只有引擎的轰隆隆声和呼呼呼的风声,没有烦恼和压力,汽车永远都不会变,只会一直忠于你,陪你走下去。

      太阳城,澳门太阳城,太阳城娱乐


网站地图